你會說 #泰雅語 嗎?

你知道天高皇帝遠的 #芬蘭語 有些字念起來,跟泰雅語居然有點神似嗎?

唯一 (才沒有) 的差別就是芬蘭語重音放前面,泰雅語重音多在後面。

這是第三次遠距上課之後做的表格

看到巴黎地方媽媽在異鄉讓孩子維持中文能力的PO文,很有感觸。

我覺得學習 #媽媽的語言 對住在國外的人真的是很重要的議題!比如說在 #芬蘭 這邊有很多拼命想要讓孩子學會講 #閩南語#中文#台灣 家長阿。

不過既然這文章講到「#母語」,就想跟大家分享使用這個概念的連帶問題(以下參考Johanna Laakso跟同事在2016年寫的)。

「母語」帶來的偏見

通常在講「母語」的時候,就會帶有一種「你應該自動就要講非常流利、像是生下來就講這個語言般自然」那種無理要求。這其實這帶了一種 #同化主義#偏見,而忽略了其實世界的 #常態 就是 #多語言 的啊!

而且「母語」這個概念真的不太好用。比如說常常很難分辨到底一個人「真正第一個」語言是哪個。有時候族群語言的認同跟國家的國界並不一致,比如說在我們芬蘭有這麼一群講瑞典語的芬蘭人。我很多同事是出生在這樣的家庭,講芬蘭語跟瑞典語雙語長大。

我覺得最重要的是第三個區別:有時候講「母語」硬是要求要爆流利的語言水準,但這樣其實就排除了講的不那麼流利,但是仍然想要復振語言的後代阿。

講得不順也沒關係,重點是要開始學。這是薩米語復振很重要的概念。圖為馴鹿皮縫製的薩米靴。

語言不是工具,更是文化與認同

對,我想的就是 #原住民。因為常常會遇到一種喜歡說風涼話的人,比如說:「ㄟ,你這個族語怎麼學都不流利,不如不要學好了。」

殊不知對原住民來講,學語言遠遠多過 #工具性的使用,而是語言 #文化認同 的傳承。早期挪威政府施行同化政策,就是以上面這個邏輯剝奪了 Kven 族的語言(「反正你都學不好,不如不要學」)。

也不只是原住民族。有一些像是父母輩是台灣人、但在芬蘭長大的一代,認同覺醒之後也很認真想要學會講媽媽的語言。但是一講到「母語」,路人的常常就有「中文是你母語? 那不是從小就講嗎? 你應該要很會阿。怎麼講成這樣。」的責難。殊不知這些雙裔(比如說芬蘭-台灣)家庭長大的孩子,從小要面對的同化壓力有多大。

比如說媽媽來自台灣的愛麗絲回憶到,小時候有老師總想要把她分到外國人班 (第一語言非芬蘭語班),因為覺得芬蘭語不會是她的「母語」。愛麗絲在報導中說:「(老師)他們只認識我媽,她是台灣人。老師之後一直覺得我反正就是外國人,就堅持要把我分在外國人班,一直到我爸 — 他是芬蘭人、白人 — 來學校跟老師直球對決說 : 我女兒愛麗絲在家都是說芬蘭語。」這樣一來一往,她才被分在本國人班。足見語言跟認同其實是非常難一刀二分的。像在芬蘭,好像不是父母雙方都是芬蘭白人,這個社會拒絕承認你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一樣。

芬蘭「母語」盲點

芬蘭政府的 #註冊系統 也是沒看到這點,而飽受批評:他們學校系統只准小孩註冊 #一種母語。所以講不同語言的家長就必須做出抉擇說小孩應該要講哪個語言當母語。但其實這根本是錯誤的命題!為什麼不能雙語呢 ?

講到雙語,在芬蘭講到「雙語教育」,通常指的是芬蘭語跟瑞典語的教育。瑞典語是學校必修,也是當芬蘭公務人員必須要的基礎技能。但在芬蘭東部,尤其與俄國接壤的邊境小鎮,通常遇到的是一大票講俄語的,而不是講瑞典語的。我日本朋友的孩子就是在這個環境下長大,孩子芬蘭語,俄語跟英文在課表上至少一週兩節,但日文課卻因為疫情不能上,只能靠跟媽媽講話苦撐。真的很辛苦。


文 / Wasiq

第12集裡面講到 芬蘭人洗桑拿會用樹枝拍打自己

那個樹枝到底長什麼樣子?

就是下圖那兩束倒掛的白樺樹樹枝啦!

用了很多次的白樺樹樹枝,有兩種說法:vihta或是vasta,前者是芬蘭西部用法、後者是東部用法。
用了很多次的白樺樹樹枝,有兩種說法:vihta或是vasta,前者是芬蘭西部用法、後者是東部用法。

桑拿專用小道具!而且可以多次使用,非常實惠。在芬蘭熙來攘往的市集廣場,總是可以看到有攤販在賣。

哎,市集阿市集,都已經多久因為疫情沒有去赫爾辛基,所以「逛市集」的感覺也漸漸淡忘了。真是非常時刻阿。我真是想念逛二手市集跟去Hakaniemi採買亞洲食材的時光。

但話說回來,這一串白樺樹樹枝其實不一定要用買的,芬蘭人在去自己的度假小屋時,有時間有心情可能會自己DIY。

說到度假小屋(或是夏日小屋,芬蘭語 kesämökki),要跟大家解釋一下~這小屋幾乎每家必備,不是中產階級才有的特權。不是說要有頭有臉擔任公司社長的角色才能有度假小屋。在芬蘭,幾乎每個人都有。聽說連大學都有公用的小屋供教職員租用。

之前帶家人去芬蘭長輩家的度假小屋,結果從小在山裡長大的姑丈一到小屋直喊這是 “tatak!” (意思是工寮、或是泰雅族因為農事或戶外工作而蓋的臨時性建物),真讓人一秒回到泰雅族傳統領域啊!對啊,為什麼 kesämökki 不能叫做 tatak 呢?我覺得超酷的,一把 mökki 叫 tatak ,一秒直接芬蘭變家鄉!

可惜泰雅族沒有發展出桑拿、還有用樹枝拍打背部的習俗。要不然可能太舒服就不想回家了,哈哈哈。

歡迎收聽台芬警報 ♪ ♫ ♬

#12 芬蘭與桑拿之神聖不可分割

收聽平台們

https://linktr.ee/taifinalert

#芬蘭 #芬蘭浴 #桑拿 #赫爾辛基 #sauna #腦內啡 #芬蘭人快樂秘訣 #芬蘭最快樂國度


文 / Wasiq

我們在12集提到 #芬蘭 最古早味的 #桑拿 叫做 #煙燻桑拿 (芬蘭文 savusauna)。

這麼神秘的芬蘭國寶到底是長什麼樣子?

我們特別翻出芬蘭長輩老家煙燻桑拿的照片,請看下圖 ↓↓

與一般芬蘭家用柴燒桑拿的不同之處,就是煙燻桑拿沒有 #排煙管 !! 如圖所示,燒柴所產生的煙會滿溢在整個桑拿間裡。

聽起來是不是有點熟悉?

沒錯,就是大樓火災,濃煙侵入房間的光景啊!

煙燻桑拿加熱道理就是火災濃煙入侵

在煙燻桑拿加熱石頭,加放柴火的過程中,一定記得要蹲低,像是火災逃生避免被濃煙嗆到一樣。然後一旦石頭加熱ok了,芬蘭人就會打開排煙口,並移走木柴,確保不會一氧化碳中毒。

看到牆上黑漆漆的煙煤 (芬蘭文 noki) 痕跡嗎? 別嫌髒,沒有搞得自己黑漆漆,就沒有煙燻桑拿的 fu啊!!

早期芬蘭人煙燻桑拿是從河裡撿石頭回來加熱(經過冰河時期試煉的石頭啊!),但近代幾乎大家桑拿裡面使用的都是去外面買黑黑重重的石頭,通常是 #角閃石 (芬蘭文 sarvivälke)跟 #橄欖石 (芬蘭文 oliviini) 組成的,適合加熱。

今日最無用的知識,準備好了嗎?

#角閃石,芬蘭文 sarvivälke

#橄欖石,芬蘭文 oliviini

#煙煤,芬蘭文 noki

從芬蘭扛桑拿石回澳洲的芬蘭長輩

我認識一位五十幾年前移居澳洲芬蘭長輩,他前幾年飛回去澳洲帶了一個行李箱,裡面裝滿了桑拿石。可見芬蘭人的桑拿魂是不能被距離阻止的!!

幸好他每次都是飛商務艙,也沒有人跟他計較。要不然他可能會上芬蘭人愛看的澳洲邊境行李檢查秀了。

他這兩年因為疫情沒辦法來芬蘭過夏天,應該至少在澳洲家裡用桑拿給他很大的慰藉吧。

芬蘭五一勞動節,請愛用桑拿!

今天芬蘭五一勞動節,零上7度的冷冽。天氣不出所料,五分鐘一個輪迴:

☆<陽光普照 — 雲層籠罩 — 下雨 — 下冰雹 — 陽光普照>☆

在冷了一天都鼻涕直流的最後,最幸福的就是來個舒服熱熱的桑拿

希望疫情趨緩,可以有機會去湖畔桑拿再享受一次煙燻桑拿啊。忘了湖畔桑拿在哪裡嗎? 請看下圖右上角 ↓↓


文 / Wasiq

談談第12集講到的 羅馬浴場游泳池桑拿

明明人家真正名字就是 Yrjönkadun uimahalli,跟羅馬八竿子打不著,幹嘛一直叫人家羅馬浴場?

實不相瞞,其實是因為看了漫畫改編的日本電影《羅馬浴場》的預告片(對,還不是電影本身),覺得跟羅馬浴場的感覺真~像!所以就決定叫它羅馬浴場游泳池了。

而且,大家知道 Yrjö 是「喬治」嗎?所以 Yrjönkadun uimahalli 其實是「喬治路游泳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樣一講出去誰要來?完全沒有畫面啊~所以羅馬浴場游泳池這名字好多了。

說到畫面,因為羅馬浴場游泳池是個大部分客人都裸泳 + 裸體走來走去的地方,所以不太能照相(但大家其實估狗就會發現:其實照片卻出奇的多?!!)。雖然真的很希望可以給大家看看桑拿裡面長的樣子,但只能等大家自己來體會了!

藏身在赫爾辛基市中心的羅馬浴場游泳池,大門隱藏在百貨公司旁的靜謐小巷中

講講感覺:能夠跟一群女人一絲不掛、在同個空間游泳、洗澡 + 桑拿是個很神奇的體驗。

跟去泡溫泉女大眾池的感覺有點像,大家都是裸體,但大眾池通常燈光比較昏暗、而且溫泉霧氣氤氲,通常不太容易看得到對方長相或是身體。

羅馬浴場游泳池可不是這樣。大家裸體也就算了,天花板大燈 + 側邊小燈,燈火通明,照的一清二楚,哪個人背上有痣、哪個人紋身在哪裡,都一覽無遺。

最刺激的,莫過是進到游泳池裡跟其他人的相遇。當帶蛙鏡想要把握機會、自由式快游一千公尺,一不注意跟前面游泳的人忘記保持間距,頭一抬、眼睛往前看,如果前面悠哉裸體游泳的芬蘭姊姊們大辣辣張腿地蛙式夾水的話,就有機會一睹婦產科醫師才有機會看到的畫面。

作為完全陌生的路人,居然可以身體親近到這種地步卻也OK,也只有芬蘭才體會得到吧。

最妙的是,那些在女人裸泳日執勤的男性救生員。

游泳池說法是說找不到女性救生員,所以只好找男性來值班。芬蘭人不是不在意,我看過有人報紙投書抱怨,也看過有人看了大門上公告(「今天我們有男性救生員執勤」的字樣 — — 當然是芬蘭文,這邊幾乎所有標語都是芬蘭文,外國人看不懂只能後知後覺)掉頭就走。但大部分人好像都聳聳肩、沒當一回事。

可能女人日執勤的這位老兄比我們這些泳客更緊張吧:眼睛不能放錯地方、而且也不能亂走動 — — 救生員除了坐在小房間看大家狀況,有時候會執勤巡視泳池周遭,以及幫忙沖洗澡間(沒有隔板,大家都在同一個空間洗澡)地面。

我看過一位男救生員來澡間救援一位昏厥的泳客,真是超神奇的畫面:穿黃T紅褲的男性在一群裸體的女性中間,真是蔚為畫面。

收聽最新一集 #12 芬蘭與桑拿之神聖不可分割

https://player.soundon.fm/p/cafd3d4d-2398-49a3-b651-6a557ced8ad8/episodes/a775648d-ea2d-4bdf-8cf1-929fc305e3f4

歡迎收聽台芬警報 ♪ ♫ ♬

最新 #12 芬蘭與桑拿之神聖不可分割

收聽平台們

https://linktr.ee/taifinalert

#芬蘭 #芬蘭浴 #桑拿 #赫爾辛基 #sauna #腦內啡 #芬蘭人快樂秘訣 #芬蘭最快樂國度


文 / Wasiq
編輯 / 方瑄

芬蘭最大報以布農/阿美雙裔年輕人 Tana Takisvilainan /Panay Kumod [1] 的視角訴說 #台灣原住民 族遇到的 #殖民統治歷史#族群認同#部落文化#生態智慧、都市/鄉村、傳統/現代、#性別等議題。我覺得非常深入淺出、刻畫細緻精彩。下面簡單講芬蘭記者寫了什麼。

芬蘭最大報赫爾辛基日報以週六四面全版報導台灣原住民議題

報導第一部分先點出原 …


文 / 方瑄、Wasiq

外國人在芬蘭找工作有望?台灣人在芬蘭職場求職會遇到什麼困難呢?這集小聊了我們在芬蘭的求職和工作的經驗,除了相關專業背景相關工作外,也有曾經為了在此求生而當了打工仔的故事。在節目的最後,我們也分享了芬蘭政府推動的就業輔導計畫等。希望這篇文章能夠幫助正在觀望芬蘭工作、以及即將步入職場的芬蘭居民,給大家一個無法參考太多的參考。祝眾國 …


文 / Wasiq
編輯 / 方瑄

「大家喜歡聽什麼樣的聲音啊?」

「要怎麼說話才好聽?」

「錄 Podcast 節目,怎麼樣講話才自然?」

「到底要怎麼表達,才能讓大家了解我?」

諸如此類的聲音相關問題,是錄 Podcast 時常常遇到的。

有些人講話天生就溫柔綿延,可以打動聽眾;有些人因為像是配音員職業訓練而講話咬字清晰標準,聲音魅力令人著迷[1]。我們倆個既不是天生講話酥軟溫柔,也沒有配音員的專業訓練,所以在錄製台芬警報的時候,也是開啟了自己聲音的思考與探索。

我們沒有酥軟溫柔的聲音,在錄製台芬警報時,真的是且戰且走。

聲音魅力在於懇切的表達

聲音這個問題在一人錄製單口 Podcast 時,最顯而易見。如果節目只有一個人說話,常常淪為錄音講話像是機器人、唸稿、缺乏感情的窘境。其實在這個狀況下,把自己想要溝通的對象放在心中是很重要的,虎哥提醒有時候大家把專注力放在「表現」而不是「表達」,要不然容易讓聲音失真。

這個「表達」的學問,在寫學術論文也是異曲同工。比如說寫研究專題,都沒有跟其他人討論,一直把自己關在象牙塔裡面,也會有用字艱澀、研究失真無法傳達的問題。所以,芬蘭研究訓練班的老師進而鼓勵大家在寫論文或是寫獎助學金申請的時候,要想像自己在跟「對自己研究很有興趣、但屬於不同研究領域的一位善良的朋友」筆談。重點是在想著要讓朋友理解自己研究的同時,就開始將心比心,可以練習把自己研究重點摘要出來、並且用一般人都可以理解的方式表達出來。老實講,就是練習把自己研究用「電梯簡報」(Elevator Pitch)[2]。

NPR 揭露三個小方法讓聲音更有魅力

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提供訓練自己聲音的三個小竅門,讓大家都可以在麥克風前面更有自信。

第一、聲音有氣無力?掌握呼吸的竅門

相信大家一定上過那種講話超平超無聊老師的課,簡直讓自己懷疑是不是有嗜睡症。如果自己Podcast 遇到這個問題,那無疑需要改進(除非你的Podcast是睡前助眠的)。NPR 的聲音老師說聲音又平又有氣無力,跟核心肌群無力導致的姿勢歪斜與呼吸受影響大有關係。

她幽默地要大家用學狗的短促的喘氣訓練來練習:

第一個是模仿自己是吉娃娃,意志力專注在胸腔上部(影片約1分半處)。第二個是模仿自己是拉布拉多,意志力專注在腋下肋骨的側向擴張(影片約2分處)。「肋骨的側向擴張很棒,可以讓我們呼吸更順暢、講話進而更有力」

第三個是模仿聖伯納犬,首先站起來、一邊學著狗狗喘氣,一邊想著肋骨擴張、讓氣進來自己的胸腔與腹腔(約2分半處)。

接著,聲音老師要大家伸出食指(影片約3分20秒處),深呼吸,像是吹生日蛋糕蠟燭一樣用五次吐氣吹自己食指。

「好好深呼吸,持之以恆練習,你的身體就會慢慢學會怎麼讓更多的氣進來,你講話也就隨之更有力。」

第二、太多氣泡音/泡泡音(Vocal Fry)?善用合唱團發聲技巧

NPR的聲音老師說泡泡音會傷害喉嚨、嚴重甚至要去動手術!所以重點在把發聲位置集中向前,放鬆面部肌肉、深呼吸推氣流以震動嘴唇(約5分12秒處)。這樣多練習,自然而然發聲位置就會集中往前了。這讓我想到之前參加學校合唱團,很多的發聲練習也有運用這個技巧!

消除氣泡音對我來講尤其重要,因為在芬蘭講話常常不想太張揚、引起注意而會壓低聲音,所以久而久之就很常使用氣泡音。我也是在錄製台芬警報之後,聽自己講話多次,才發現原來自己用了那麼多氣泡音!所以這個練習實在很重要!

第三、像唸稿一樣的聲音?

有些人講話很像是在唸稿,好像不是在跟人類講話,這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錄製 Podcast 時想像對面坐了一個人在聽自己講話。依照故事性質的不同,想像聆聽的人也不同。

NPR聲音老師也建議大家可以用角色扮演方式來訓練,比如說想像自己是個牛仔(約7分20秒處)、耍賴的小朋友(約8分鐘)、聲樂歌手(約8分25秒)。
想到當時練習雅思英語檢定口說時,線上口說練習的老師也分享了相同的方法。即使心中已背稿(或 Podcast 有準備大綱)也可以想像面前坐著真的想聽你講話的人,這樣聲音就會自然不少。

NPR有提供訓練專頁,歡迎大家有空參考喔!培養自己的聲音魅力是一門很深遠的學問。多試試看上面的練習、想著想要對話的對象,而且自信忠於自己的特色,可以讓自己聲音可以乘載出心中的情感。一起跟台芬警報加油吧!

1.可以參考對、我們是大嬸好好說話好不好

2.,詳見口譯哥浩爾

歡迎收聽與追蹤台芬警報 ♪ ♫ ♬


文 / 方瑄

編輯 / Wasiq

我們好像有點太久沒提到疫情,除了芬蘭發現新的變種病毒之外,每天的案例似乎和之前不相上下。從台芬警報第一集開始,我們就對芬蘭的佛系抗疫表示有點無奈;現在看著與日俱增的芬蘭確診數,只能當作歹戲拖棚苦笑。

下了雪的芬蘭好美麗!尤其冰雪停在枝頭,絕美。

二月中是芬蘭南部學校的滑雪假,芬蘭的大小朋友們必定按往例去人擠人滑雪,之後案例數量飆高一點也不意外。感覺讓人想起去年年中台灣的「報復式旅遊」大爆發,人潮湧向宜花東景點的旅遊榮景。

今天想分享這個好用網站 入境芬蘭 FINENTRY 。為了幫助入境芬蘭旅客,根據你的旅行資訊,它會提供目前最新政府建議和須知,包含相關友善連結和電話。這個資訊在入境時服務人員都會特別告知,也會有紙本讓旅客帶走參考。芬蘭居民可以用自己的社會安全碼或其他銀行認證方式登入系統,而非芬蘭居民的旅客也可以直接留下電話和 email 登記一次免費病毒檢測。

FINENTRY 是今年一月啟用的服務,截至2月26日,已經有六萬人次使用。除了提供即時入境芬蘭最新資訊外,不僅有芬蘭ID的居民可以利用網路認證系統預約檢測,住在首都區有學生簽證的交換學生也可以透過網站預約檢測時間 [1]。

二月底實測 12 小時內拿到簡訊通知的結果,雖然阿姨採樣技術有待加強(讓我鼻腔痛整晚)但這個效率真的起立鼓掌!再次讚嘆芬蘭隨處可見貼心充滿人性的服務體驗,喜歡高興愛!

[1] 芬蘭中央社 STT,26.02.2021

#台芬警報 #芬蘭 #病毒檢測 #korona #finentry

歡迎收聽台芬警報 ♪ ♫ ♬

最新 #10 芬蘭租屋雖然沒有崔媽媽,別怕有我們!

🎙️ 收聽平台們

https://linktr.ee/taifinalert

#芬蘭 #赫爾辛基 #赫爾辛基租房 #學生宿舍 #搬家 #旅居芬蘭 #台芬警報

台芬警報Taifinalert

Moikka! 我們是在芬蘭讀書與工作的 Wasiq (@WasiqSilan) 與方瑄 。這個 podcast 獻給對北歐&芬蘭有興趣的你。分別從芬蘭的赫爾辛基大學與阿爾托大學畢業,我們第一線體驗在芬蘭赫爾辛基的日常柴米油鹽醬醋茶。從新聞時事、趣聞旅遊、留學實習,到社會、文化、設計與政治,我們在北緯六十度現場直擊芬蘭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